分類
覺囊學者(文章)

前後唯識宗,居然沒有關係!

『前唯識宗』和『後唯識宗』
居然沒有關係!

『前唯識宗』和『後唯識宗』居然沒有關係!

許多的印度和藏族的佛學人士們,總是把「唯識宗」和「他空了義中觀見」不加區分,混為一談,把覺囊派看成了唯識宗。他們還認為彌勒、無著師徒是「唯識宗」的創始人。實際上,在說「一切有部、經部、唯識、中觀」四宗見中的「唯識宗」與「他空了義中觀見」二者並非是同時的。小乘第三次結集後不久,即出現五百瑜伽唯識師,他們弘傳了「唯識宗」的教理,由此便形成了「唯識宗」。


覺囊派多羅那塔在《印度佛教史》一書中稱此為「前瑜伽師」,結集時龍樹尚未降世,到了龍樹時代,此宗也已無繼承人了,也沒有傳譯到西藏。龍樹運用佛教論典批判的,便是這批的瑜伽師,如果彌勒和無著師徒,就是此瑜伽唯識師的創始人和代表的話,就變成了–龍樹是在批判彌勒和無著了,
但這是不可能的。因為龍樹降生於佛陀涅槃後的四百年,無著降生於佛陀涅槃後的九百年。事實上,龍樹出世以前,「瑜伽唯識」即已形成,之後才出現了龍樹等中觀教理的弘傳者,之後才有無著和世親兄弟的出世,他們繼承的是由彌勒弘傳的法,此法就是佛陀末轉法輪時所講的「他空了義中觀見」,多羅那塔把「他空了義中觀見」叫作「唯識中觀主義」,並把無著、世親稱作「後瑜伽師」。覺囊派認為「前瑜伽師」和「後瑜伽師」之間沒有師承關係。

《覺囊教法史補遺》中說,龍樹不承認唯識學派的觀點,主張「中觀自他二空」,無著和世親進一步區別了「中觀自他二空」,表明「自空」為暫時的中觀,「他空」為究竟之中觀的道理,從而將「中觀」從總體上劃分為「唯中觀學派」和「唯識了義中觀學派」,覺囊派認為,印度原來「唯識宗」的觀點,並非慈氏五論和無著兄弟的思想,無著兄弟所傳播的「唯識了義中觀」,即是覺囊所宣揚的「了義他空見」。從思想上看,印度原來的「唯識宗」許「覺知心」為實有,覺囊派的「他空了義中觀見」則許「法性」為實有;前者許「意識」為實有,後者則許「般若智慧」為實有。所以,二者是不一樣的。

本文內容編輯自
《藏傳佛教史上的「他空見」與「自空見」》
班班多杰 著

●原文請見:喇嘛網

●本片從覺囊學者所發表的論文中摘句,編輯成為對一般大眾更容易看懂的形式,智慧財產皆屬於原作者所有。

●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影片,請訂閱我們的Youtube視頻並開啟小鈴鐺

● 覺囊志願者立場為中立和學術,所有影片都開放各界免費轉貼,但本站與這些轉貼網站無關,管不到他們,也不背書他們的任何政治、宗教立場。請見本站宗旨